<ins id="vrnp1"></ins>

    <b id="vrnp1"><big id="vrnp1"></big></b>

    <ins id="vrnp1"><th id="vrnp1"><output id="vrnp1"></output></th></ins>
    <ins id="vrnp1"><th id="vrnp1"></th></ins>

            <delect id="vrnp1"><th id="vrnp1"></th></delect>

            賞美文丨感謝你,疼愛我這樣的丑姑娘 作者:張潔 誦讀:王卉

            封面區塊鏈 該文章已上鏈 >

            封面新聞 2022-06-07 15:02 34017


            當我剛剛能夠歪歪咧咧地提著一個籃子跑路的時候,我就跟在大姐姐身后揀麥穗了。

            那籃子顯得太大,總是磕碰著我的腿和地面,鬧得我老是跌交。

            我也很少有揀滿一個籃子的時候,我看不見田里的麥穗,卻總是看見螞蚱和蝴蝶,

            而當我追趕它們的時候,揀到的麥穗,還會從籃子里重新掉回地里去。

            有一天,二姨看著我那盛著稀稀拉拉幾個麥穗的籃子說:“看看,我家大雁也會揀麥穗了?!?/p>

            然后,她又戲謔地問我:“大雁,告訴二姨,你揀麥穗做哈?”我大言不慚地說:“我要備嫁妝哩!”

            二姨賊眉賊眼地笑了,還向圍在我們周圍的姑娘、婆姨們眨了眨她那雙不大的眼睛:“你要嫁誰嘛!”

            是呀,我要嫁誰呢?我忽然想起那個賣灶糖的老漢。我說:“我要嫁那個賣灶糖的老漢!”

            她們全都放聲大笑,像一群鴨子一樣嘎嘎地叫著。

            笑啥嘛!我生氣了。難道做我的男人,他有什么不體面的地方嗎?

            賣灶糖的老漢有多大年紀了?我不知道。

            他臉上的皺紋一道挨著一道,順著眉毛彎向兩個太陽穴,又順著腮幫彎向嘴角。

            那些皺紋,給他的臉上增添了許多慈祥的笑意。

            當他挑著擔子趕路的時候,他那剃得像半個葫蘆樣后腦勺上的長長的白發,便隨著顫悠悠的扁擔一同忽閃著。

            我的話,很快就傳進了他的耳朵。

            那天,他挑著擔子來到我們村,見到我就樂了。說:“娃呀,你要給我做媳婦嗎?”“對呀!”

            他張著大嘴笑了,露出了一嘴的黃牙。

            他那長在半個葫蘆樣的頭上的白發,也隨著笑聲一齊抖動著?!澳銥樯兑o我做媳婦呢?”

            “我要天天吃灶糖哩!”

            他把旱煙鍋子朝鞋底上磕著:“娃呀,你太小哩?!?/p>

            “你等我長大嘛!”

            他摸著我的頭頂說:“不等你長大,我可該進土啦?!?/p>

            聽了他的話,我著急了。他要是死了,那可咋辦呢?

            我那淡淡的眉毛,在滿是金黃色的茸毛的腦門上,擰成了疙瘩。我的臉也皺巴得像個核桃。

            他趕緊拿塊灶糖塞進了我的手里??粗菈K灶糖,我又咧著嘴笑了:“你別死啊,等著我長大?!?/p>

            他又樂了。答應著我:“我等你長大?!?/p>

            “你家住哪噠呢?”

            “這擔子就是我的家,走到哪噠,就歇在哪噠!”

            我犯愁了:“等我長大,去哪噠尋你呀!”

            “你莫愁,等你長大,我來接你!”

            這以后,每逢經過我們這個村子,他總是帶些小禮物給我。

            一塊灶糖,一個甜瓜,一把紅棗……還樂呵呵地對我說:“看看我的小媳婦來呀!”

            我呢,也學著大姑娘的樣子——我偷偷地瞧見過——要我娘找塊碎布,給我剪了個煙荷包,還讓我娘在布上描了花。

            我縫呀,繡呀……煙荷包縫好了,我娘笑得個前仰后合,說那不是煙荷包,皺皺巴巴,倒像個豬肚子。

            我讓我娘給我收了起來,我說了,等我出嫁的時候,我要送給我男人。

            我漸漸地長大了。到了知道認真地揀麥穗的年齡了。懂得了我說過的那些個話,都是讓人害臊的話。

            賣灶糖的老漢也不再開那玩笑——叫我是他的小媳婦了。

            不過他還是常帶些小禮物給我。我知道,他真疼我呢。

            我不明白為什么,我倒真是越來越依戀他,每逢他經過我們村子,我都會送他好遠。

            我站在土坎坎上,看著他的背影,漸漸地消失在山坳坳里。

            年復一年,我看得出來,他的背更彎了,步履也更加蹣跚了。這時,我真的擔心了,擔心他早晚有一天會死去。

            有一年,過臘八的前一天,我約摸著賣灶糖的老漢,那一天該會經過我們村。

            我站在村口上一棵已經落盡葉子的柿子樹下,朝溝底下的那條大路上望著,等著。

            那棵柿子樹的頂梢梢上,還掛著一個小火柿子。小火柿子讓冬日的太陽一照,更是紅得透亮。

            那個柿子多半是因為長在太高的樹梢上,才沒有讓人摘下來。真怪,可它也沒讓風刮下來,雨打下來,雪壓下。

            路上來了一個挑擔子的人。走近一看,擔子上挑的也是灶糖,人可不是那個賣灶糖的老漢。

            我向他打聽賣灶糖的老漢,他告訴我,賣灶糖的老漢老去了。

            我仍舊站在那棵柿子樹下,望著樹梢上的那個孤零零的小火柿子。

            它那紅得透亮的色澤,依然給人一種喜盈盈的感覺。

            可是我卻哭了,哭得很傷心??弈悄吧?、但卻疼愛我的賣灶糖的老漢。

            后來,我常想,他為什么疼愛我呢?無非我是一個貪吃的,因為生得極其丑陋而又沒人疼愛的小女孩吧?

            等我長大以后,我總感到除了母親以外,再也沒有誰能夠像他那樣樸素地疼愛過我——沒有任何希求,沒有任何企望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1

            • 572fm41 2022-08-04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亚洲 中文在线 字幕,亚洲中文字幕国产综合一本无码中文字幕高清在线 _xxx电影亚洲 日韩 国产 另类,图片区小说区 另类图片,亚洲综合小说另类图片, 丁香五月啪啪亚洲女被洋鸡巴草的真爽... 露脸骚货嫩妹调教我 小骚货寂寞在家求操~色叔叔回家就把骚货压在沙发上操!!忍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