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t5lbt"></delect>

<cite id="t5lbt"><noframes id="t5lbt">

      <ins id="t5lbt"></ins>
      <delect id="t5lbt"></delect>

        <cite id="t5lbt"><track id="t5lbt"></track></cite><cite id="t5lbt"></cite>

        詩歌|冉杰:一水之語(組詩)

        封面新聞 2022-06-24 13:38 82763

        文/冉杰

        河面

        發抖的風霍霍地嬉戲著流水
        河面,像一塊冰冷的鏡子
        看似光滑的表面,觸摸不到
        沿河兩岸的一脈芳菲
        四月的人間,開滿了桃花的深紅

        蒼天落下的一滴淚水
        打碎了明鏡。粼粼波光
        動蕩不安。嘰嘰喳喳的鳥聲
        從桃花潭水里升起。風和雨
        很像一個怪物,猙獰在河面

        河底

        與光滑的河面,形成巨大的反差
        坑坑洼洼的河底,怪石嶙峋
        暗潮涌動。流動的水,摁住一河沙土
        河床,陳列著數不盡的殘渣

        來來往往的魚,在水藻里掙扎
        穿透流水的光芒,像鱗片
        又像刀片,刮出粼粼的波光
        搖來搖去的水草,與沉默的怪石
        開始較量。水草挑起的爭斗
        發生在人們熟睡的夜晚

        河流

        流淌的不一定是水,還有雨天
        游動在大街上的雨傘,以及撐傘人
        流動的血液

        缺少向上的動力,平流又只能
        死水一潭。一樣的傷感
        奔向同樣的目標:往低處流
        一條河的形狀匯聚在低谷
        向更低處流淌

        手指伸向比我高的河流
        我的指尖發軟,手臂膨脹
        手指指向低洼的河流
        我的指尖膨脹,手臂發軟
        蓬松的頭發,卻像一把
        亂七八糟的水草,紋絲不動……

        穿越達川的州河

        巴山的夜雨,淅淅瀝瀝
        積攢巴人的力量,從大巴山洶涌而至
        遠古的州河,流過記憶
        又像一條柔軟的腰帶。拴在我的腰上
        時刻觸摸我跳動的脈搏

        遼闊的州河,麥垛成了菜花的島嶼
        飛鳥掠過一絲起伏的波瀾
        吞沒了飛濺的浪花,最終匯入巴河
        記憶里流淌的是窄窄的州河
        窄小得如一塊棱角分明的卵石
        童年的味道浸濕手掌心的血脈
        彈出的漣漪如刀削過的果皮
        沉入河底。河面彌漫的是
        陳皮的果香,以及殘留的果汁

        緩緩流淌的州河,從童年流過中年
        像一道閃電,從重疊的云層里崩出
        背負輕盈的落葉和沉重的沙粒
        沖破風的纏繞,雨的束縛
        穿越深邃的黑夜,把一條溝壑
        烙在光禿禿的額沿,稀疏的白發
        是站立在州河兩岸的梨花
        遠望而去,梨花樹下的一位老人
        手執搖扇,漫不經心地把州河的漣漪
        扇成一雙白蝴蝶的翅膀
        在夢里飛來飛去

        我在柏條河等你

        把春天的花揉成粉末,種在柏條河
        夏季一到,陽光就軟了
        風狠狠地抽打柏條河兩岸的柳條
        鳥的鳴聲落在洶涌的波濤
        飛濺出雪白的浪花

        我在柏條河等你,冬去春來
        聽見花開的聲音,摸不著
        你的一絲倩影。玉壘山的冬雪
        漲潮了柏條河,雪浪以兇猛之勢
        沖刷芒城的歷史,長滿苔蘚的石板
        壓縮了季節的更替

        夏季的柏條河,白浪翻滾
        活像一枚穿過都江堰的銀針
        縫補白天和黑夜,分不清晝夜的我
        不分晝夜地等你,等你來數一數
        柏條河翻滾了幾朵浪花,數一數
        一朵浪花埋藏了多少的淚水

        達古冰川,并不遙遠

        黑水的水很低,低得看清你的腳趾
        并不遙遠的達古冰川
        融化的冰漫過群山的倒影
        墜落的白云,沉入水底
        凝固成一塊透明的冰體
        流動的河水發出洶涌的叫聲
        像群鷹扇動的翅膀
        盤旋在沉睡的山峰
        山以神的姿勢
        撐起一個古老民族的天空

        黑水的山很高,山峰與天際的縫隙
        長出抒情的植被,輕柔的霧是
        傾倒的青稞酒,纏綿出虔誠的恩愛
        裸露的巖石,拉開高聳與低洼的落差
        丈量豐美與貧瘠的差距
        遠望而去,陽光像一柄
        倒立的劍,發出凌厲的光芒
        從山上滾落的珍珠,灑滿一河
        碎銀,唯有一陣涼風
        削薄了今晚的夜色

        這涼薄的夜空,掛出一把懸在
        頭上的彎刀,明晃晃的月光
        收割不問東西南北的野草
        夢鄉的河水正腐蝕不知歲月的冰雕
        黑水的冰川,沉淀在并不遙遠的地方

        松州之愛

        應該說,一片山就是一頁信紙
        一條岷江把群山裝訂成厚厚的情書
        低矮的植被、鮮花和野草
        演繹一場和平的奏章。太陽雨
        就成了宮殿的裝飾

        越過城墻的垛口,依稀聽見
        刀箭敲響千年的戰鼓聲
        青磚瓦彌漫榮耀和屈辱的硝煙
        插滿旗幟的山峰,風一樣安靜
        唐朝的陌刀成了今夜的字符

        遠去的背影,成為時光的記憶
        即使說一萬遍:我愛你
        你依然只聆聽白水江的濤聲
        古松橋上的燈火,像列隊的兵器
        等待雄鷹的檢閱

        這樣的夜晚,無法安然入睡
        遠古的愛情很沉重,壓得我高反頭疼
        輾轉反側,把千年的夢境碾得粉碎

        坐在樹梢聽水

        翻過多座山,轉了多道彎
        就為了目睹一汪池水的色彩
        同樣的雨水,同一條溪流
        給黃龍添了多種顏料

        我坐在樹梢,乖巧的松鼠
        在棧道尋找糧食。對面山坡的牦牛
        像一群小鳥,移動在綠色海洋
        干裂的樹根宣泄而出的溪水
        蛇一樣盤踞在碟盤般的海子里
        白辣辣的陽光灑下來。蘇醒過來的蛇
        散發出斑斕的色彩,順流彎曲蠕動
        野花野草的影子以最驚眩的方式
        色彩艷麗地闖入我的視野

        我坐在懸崖的一棵樹梢上
        烏云飄過后的光芒,像一枚銀針
        縫補隱隱約約的光斑
        縱橫交錯的溝壑,吐出一排白浪
        落差不大,浪聲卻灌滿雙耳
        兩峰之間,開滿了水流的清香
        洗滌內心的浮塵,我也如一只鸕鶿
        彎垂下身體……

        九寨溝的海子

        那一朵白云,沉陷在兩峰之間
        土地才疼痛地流出了淚水
        為了一句承諾,你把山的倒影
        蕩漾在涼風的碧波。五彩池
        裝滿了九寨的春夏秋冬

        長海不長,拉長了我與山的距離
        長滿翠綠的山,一眼望不到頭
        蹲在半腰上的寨子
        像臥在山澗里的海子
        陽光在珍珠灘撒播的珠子
        流動成一張水簾,白花花的
        幽夢在樹蔭下長成櫻紅的野果
        沉甸甸地垂掛在箭竹海邊
        萬千竹箭射落滿天辰星
        跌落海底,成了被鈣華的土石

        深藏的童話,被濕潤的風
        褶皺起一層層不同色彩的波紋
        犀牛和老虎直抒胸臆,古老的愛情
        在深厚的海底,成了千年不腐的沉木
        張開的枝丫,搭起游魚通往天堂的梯子

        不干不凈的河流

        風把蛙聲切成一片落葉
        柔軟地從我眼前飄過
        列隊排陣的燈光,像鳥的翅膀
        把黑夜撲楞成無數的洞穴
        洞穴流出的樹影,幽靈一樣晃動
        散步的人影,被風折騰得東張西望
        遙遠的燈塔成了精神的支柱
        張開的手臂,企圖擁抱隱現的山巒

        河邊的蘆葦、野花、野草
        隨蛙鳴此起彼伏,唯有那一條
        不干不凈的河流,像死水一樣
        沉寂。當然,看不見死水的微瀾
        也看不見人流、樹木、燈光的
        倒影,以及跳來跳去的青蛙
        更看不見翡翠的綠銅

        其實,河水就在眼皮下流動
        夜。黑夜。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
        吞噬了水流聲。漫步在河流深處
        囂張的風拉長了黑夜?;蛟S,腳步
        踩碎的夢屑,將長成一朵睡蓮
        綠油油的,像一塊銅鏡
        吸收萬丈光芒,成為白凈的月亮

        穿越雜草的河

        高低不一的樹枝撐起天空
        烏云凝成一團黑影
        云的縫隙間,擠出淺淡的白光
        散發出河流的姿勢
        雜草叢生的樹林,一只雪白的蝴蝶
        背負烏云的鱗片,漫不經心飛來飛去

        河流從雜草叢生穿越而過
        背負了太多的包袱
        河底托起千奇百怪的石塊
        石頭之間,布滿了有棱有角的沙子
        流水從南到北,從東到西
        被折磨得只能光滑地從高往低

        風很殘酷,無情無義。把樹屑
        枯草、殘花統統拋給河流
        河面蕩起的漣漪,該是流水
        痛苦的表情。偶爾飄來的清香
        是季節疼痛的痙攣

        穿越雜草的河流,正如
        走過四季無常的我。滿目流淌的
        白云寒霜、星星雨都在經年之后
        成了餐桌上的小碟,細嚼慢咽下去
        若干年的消化,成了打開毛孔的利器
        讓血管形成由下而上自由流動的河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評論 0

        • 還沒有添加任何評論,快去APP中搶沙發吧!

        我要評論

        猜你喜歡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

        亚洲 中文在线 字幕,亚洲中文字幕国产综合一本无码中文字幕高清在线 _xxx电影亚洲 日韩 国产 另类,图片区小说区 另类图片,亚洲综合小说另类图片, 丁香五月啪啪亚洲女被洋鸡巴草的真爽... 露脸骚货嫩妹调教我 小骚货寂寞在家求操~色叔叔回家就把骚货压在沙发上操!!忍着痛